• 亿万富姐吴英死缓变有期 减刑依据是什么?
  • 发布时间:2018-03-25 14:03 | 来源:宁津新闻网 | 浏览:51 次
  • 亿万富姐吴英死缓变有期 减刑依据是什么?

      来源:中国之声

      原标题:吴英死缓变有期,减刑依据是什么?

      吴英这个名字已经淡出公众视野很长时间,而就在昨天,一纸裁定让她再度引发关注。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吴英减刑一案,当庭裁定,将吴英的刑罚减为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十年。吴英到庭,吴英的父亲吴永正及妹妹吴玲玲获准旁听。

    2014年吴英案庭审资料图。

      吴英,浙江省东阳人,2006年下半年,以一亿注册资金先后创办了“本色集团”的八家公司,2007年3月,吴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东阳市公安局逮捕,同年12月一审被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

      2012年1月,浙江高院二审,维持一审判决;同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未核准吴英死刑,案件发回重审;5月,浙江高院重审作出终审判决,改判吴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

      死刑缓期执行期满后,浙江高院于2014年7月11号作出刑事裁定,将吴英的刑罚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这次减刑有什么依据?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昨天在浙江省女子监狱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出庭履行职务,浙江省监狱管理局和浙江省女子监狱分别指派警官出庭执行职务,吴英到庭参加诉讼。吴英的亲属吴永正等人、杭州市西湖区西溪街道基层代表参加了旁听。

    浙江省女子监狱

      浙江省高院介绍:“鉴于吴英减为无期徒刑后确有悔改表现,浙江省女子监狱依法提出减刑建议,建议将吴英的刑罚减为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期限改为十年。经浙江省监狱管理局审核,报送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庭审结束后,吴英的父亲吴永正接受了中国之声的采访,他说,庭审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第一程序是法院问女子监狱,(因为)减刑报告是女子监狱出的,包括减刑报告的内容、证据、根据什么提起减刑的,问完之后再问检察院,因为减刑报告要通过检察院审核,检察院说完之后,再由法庭宣布休庭十分钟。十分钟以后,就当庭宣判。”

    吴英父亲吴永正

      庭审中,合议庭依法组织各方进行了举证、质证,并听取了各方意见。经审理查明:吴英在减为无期徒刑后,能服从管教,积极改造;遵守监规纪律,无违规扣分;认真参加政治、文化、技术学习,成绩良好;积极参加劳动,努力完成劳动任务;期间共获得9个表扬。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认为,吴英在无期徒刑服刑期间,确有悔改表现,符合减刑条件。依照法律相关规定,依法将罪犯吴英的刑罚减为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十年。

      吴英父亲:对减刑结果不在意 更关心诉讼问题

      吴永正表示,几乎每个月十四号的会见日,他都会去监狱跟吴英见面,了解情况。在他看来,这次减刑只是依法履行司法程序:“这个减刑对我来说意义不大,为什么?(因为)这是根据法律规定的司法程序来办的,我现在所要做的是吴英“罪与非罪”的问题,这是我要走到底的,必须给个说法。”

      此前,吴英承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但一直否认集资诈骗罪。2013年5月,吴英方面提出行政诉讼,将东阳市政府列为被告,东阳市公安局为第三人。本色集团和吴英方面提出,东阳市政府干预司法,至今不准东阳市公安局返还原告公司财产及营业执照。在吴英方面看来,能否归还公司财产,和“罪与非罪”密切相关。

      但是,金华中院于2015年11月23号作出裁定,不予立案。吴英方面的上诉在2016年也被浙江省高院驳回。吴英方面随即发起再审申请。今年1月26号,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派法官前往浙江省高院,就吴英诉东阳市政府一案,举行立案再审听证会。那么,为何行政诉讼立案问题被吴英方面视为转机?

      换句话说,他更关注吴英方面提起的行政诉讼和刑事诉讼立案的问题,吴永正认为,如果这两部分能在浙江省高院立案,将会真正推动吴英案往前进一步。行政诉讼是指,吴英方面2013年开始针对东阳市政府方面的起诉,其中东阳市公安局被列为第三人;刑事部分是指,向浙江省高院提起的再审申请:“行政诉讼要说明东阳市政府和东阳公安他们是违法的,刑事诉讼她(吴英)是无罪的,怎么判极刑呢?错与罪是两个概念。”

    图为吴父吴永正

      针对行政诉讼,金华中院、浙江省高院两级法院此前裁定,均不予立案。2018年1月26号,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派人前往浙江省高院,就吴英诉东阳市政府一事,举行立案再审听证会。

      吴英的代理人蔺文财认为 ,这是重大转机。“最高人民法院规定了立案登记制度,《行政诉讼法》也规定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侵犯自己合法权益的,有权提起行政诉讼,首先这个诉权首先是有,所以浙江高院和金华中院对吴英企业也就是本色集团的起诉,不予立案,就是剥夺了它的诉权。”

      蔺文财说,行政案件可以解决吴英及本色集团到底欠不欠钱的问题,根据吴永正的估算,除已经处置的财产之外,吴英及其名下本色集团仍有超过五亿元资产未得到处置,吴英也曾在狱中写信呼吁尽快清算。“财产至今不能处理,为什么不能处理?因为说吴英欠3.8亿,实际是本色集团欠3.8亿,可是本色集团的财产至少5个亿以上,它现在有36000多平方米的房屋,其中一半是商铺,住宅的评估价是9700多每平方,商铺最起码他说评到3万,这样评下来,房屋就不止5个亿元,第二,吴英企业还有1.27亿珠宝的所有权,1.27亿这个价格是07年,到现在要翻几倍?还有,博大公园它有51%的控股,博大公园现在估值10个亿。那么本色集团还欠不欠钱?不欠钱,既然不欠钱,构不构成诈骗?肯定不构成,所以行政案件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 相关内容